白雪的家只有兩間瓦房,瓦房的屋頂拉上了一張大大的塑料紙防止漏雨,她的父母都是殘疾人失去勞動能力。她坐在瓦房門口查看高考志願。
  家住瓊中黎苗族自治縣黎母山鎮新林新村的白雪,今年19歲,高考成績618分,正和左眼失明,右眼只有0.1視力的父親用放大鏡看著團縣委的“圓夢行動”啟事。
  家住瓊中縣弔羅山上堂村的黃映婷有5個兄弟姐妹,她和她的妹妹今年參加高考雙雙過線。圖為瓊中縣團委工作人員入戶調查圓夢助學金。

  白雪的夢想是能考上海南師範大學,幫助更多像她一樣的貧困學生。圖為白雪給瓊中縣團委工作人員發來的短信。
  法制網瓊中(海南)7月13日電 記者 邢東偉 通訊員 管舒婧 “一個小小的午覺,似乎已經打開夢想之門,在夢中我已走入大學那寬闊的教室……”7月13日晚9點26分,團瓊中縣委工作人員手機收到一條短信,陌生的電話號碼和沒有署名的短信內容句句真情,工作人員從字裡行間很快讀出了是剛走訪的第17個高考貧困學生白雪發送的。
  家住瓊中黎苗族自治縣黎母山鎮新林新村的白雪,今年19歲,畢業於瓊中縣中學高三10班,今年高考成績618分,她是團縣委工作人員在開展瓊中縣希望工程圓夢行動資助活動中,縣中學老師第一個推薦希望能夠得到資助的學生。
  驅車走出縣城1個小時,就到了白雪的家。兩間瓦房,兩張木床,房子雖然矮舊但裡面收拾的很整潔。瓦房裡的屋頂上,一張大大的塑料紙順著房頂拉的嚴嚴實實,據白雪講這是為了下雨天防止漏雨。比瓦房更低的一間房子,彎腰才能走進裡面,幾根木頭從屋頂支著地上,陽光從屋頂缺失的瓦縫間照射在鍋瓦瓢盆上。
  “我想當一名語文老師,我從小被別人幫助,考上大學就想幫助更多像我這樣的貧困學生”。白雪是這裡農村少有的獨生子女,家有3口人。不幸的是,父母都患病殘疾失去了勞動能力。父親白雲嘉身患糖尿病晚期,左眼在5年前失明,右眼視力只有0.1。母親陳麗梅身患紅斑狼瘡性腎炎,左手殘疾不能彎曲。父親和母親每個月近2000元的醫葯費都是靠縣委、縣政府的低保和各類補貼勉強度日,而一家三口的生活費都是東拼西湊,即將要踏入大學校門的白雪學費更是無望。
  “我是一名大學生,但是身體的殘疾一直折磨著我,幾年了我都沒有去過一趟縣城。”白雪的父親白雲嘉是遼寧海城人,今年50歲,1983年考入黑龍江八一農墾大學,是一名農場財會,1993年跟隨白雪的母親來到海南瓊中就一直沒有回去過東北的老家,白雪其實也算是個真正的“大學生二代”。
  “這是圓夢助學申請表,填寫後可獲得5000元的上學資助。”當團縣委的工作人員遞給父女倆一張申請表後,白雪近乎失明的父親用放大鏡貼著紙面一個字一個字地讀起來。即使能交起今年的學費,但是面對大學4年的學費和生活費,還是給這個一貧如洗的家庭蒙上巨大陰影。該縣團委工作人員認真幫白雪設計出了“到團縣委申請資助、去縣教育局申請助學貸款、推介暑期勤工儉學崗位,再發動社會愛心人士募捐”的助學路子。
  政府上下一條線,部門橫縱一張網。今年來,瓊中縣委縣政府專門劃撥50萬元專項經費,用於幫助貧困山區孩子上大學的圓夢工程,從縣委縣政府到鄉鎮、村委會統一行動,發動縣統戰部、縣教育局、縣文明辦、縣總工會、縣團委、縣婦聯等多個職能部門開展資助困難高考學生的活動,形成多部門協作、多部門聯動、多部門互補的立體式助學模式。
  和白雪一樣參加今年高考的還有18歲的瓊中縣高三女生趙明合。初見趙明合是在瓊中縣團委的門口,黑瘦的臉龐和不高的個子,手中緊攥一把紅紅的雨傘,早早立在門口的菠蘿蜜樹下等待。參加完高考後,她就去海口一家冰激凌工廠打暑期工,從同學口中得知瓊中縣委、縣政府開展助學活動,專程請了個假到瓊中縣團委領取愛心助學圓夢行動申請表。
  “考上大學不僅是我的夢想,也是我外公外婆的夢想。”在和團委工作人員的交談中得知,趙明合四歲就失去了母親,2009年父親患癌症去世,一直和外公、外婆生活在一起,這個看似弱小的女孩內心始終有一個願望:就是在外公、外婆在世的時候考上大學。高考完的暑期,趙明合頭一次坐大巴車到海口打工掙學費和生活費,她每天的工作就是出入工廠的車間推車送貨,已經幹了17天了,每個月工資1800元。
  就在趙明合填寫愛心助學圓夢行動申請表時,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擺在了瓊中縣團委工作人員的面前。原來,趙明合的戶口是海南東方市人,而她一直在瓊中縣就讀中學,縣希望工程圓夢行動”的通知中明確規定:資助對象必須具有瓊中縣戶籍,被2014年全國普通高等院校錄取的農村貧困家庭和城鎮低收入家庭的學生。雖然趙明合家庭貧困,但是卻不在縣裡的資助範圍。
  “不用擔心,我們會想盡一切辦法資助你。”看著趙明合拿著空表一臉的失落,團縣委工作人員積極和東方市團委聯繫,仔細詢問了東方市團委的資助情況,並把趙明合的處境告知對方,希望能把趙明合納入資助對象。很快,就得到東方團市委的回應,如果趙明合符合資助條件,將全力為她辦理相關資助手續。
  21歲的黃映婷、黃映溫是兩個黎族姐妹,今年雙雙參加高考,家住瓊中縣弔羅山鄉最為偏遠和貧困的上堂村,倆姐妹是團縣委組織“走村入戶”愛心助學宣傳活動時在村裡認識的。大山的天然屏障和貧窮的生活方式使這裡信息非常閉塞,為了讓山區更多高考貧困學生知道縣裡開展的愛心資助活動,瓊中縣各部門都深入到這裡的黎村苗寨開展圓夢愛心助學活動的宣傳,幫助他們解決學費能夠上得起大學。
  “如果這兩個月籌不到學費,我和妹妹只能放棄上大學,去外面打工。”黃映婷一邊嘆著氣一邊抹著眼淚說道,她的家有7口人,母親患精神病已經有13年了,兩個姐姐在江蘇打工,他和妹妹黃映溫已經耗盡了家裡的所有值錢的東西,媽媽發病的時候,連我們姐妹都不認識,見人就罵,還動手打人,嚴重時會爬上家裡的房子揭瓦,砸掉家裡值錢的東西,所以家裡是沒有大門和圍牆的。
  “請仔細填好申請表,周一帶你到縣教育局咨詢助學貸款的事。”面對一貧如洗的家庭,兩姐妹即使今年都獲得團縣委5000元助學資助,但兩姐妹四年的學費和生活費也是擺在面前急需思考的問題。對於長遠的思考,團縣委工作人員決定讓兩人先申請縣裡的助學資助,再申請四年的助學貸款,這樣也就解決了姐妹倆四年的學費問題。
  今年7月至9月,瓊中縣委縣政府將父母均為農村或城市低收入群體、遵紀守法,品學兼優、家庭經濟貧困,年收入低於當地平均收入水平、今年被全國普通高等院校錄取和沒有獲得其它獎學金或助學金資助作為資助條件,將聯合相關部門,對申請《2014年瓊中縣希望工程圓夢行動》助學金的貧困應屆畢業高中生的家庭情況進行調查瞭解,擇優確認資助對象。
  “要讓更多的貧困學生都上得起學,讓助學活動延伸到各級組織和社會各界。”瓊中縣委書記孫喆在愛心助學圓夢行動伊始說道,縣委、縣政府要根據山區貧困學生基數大的實際,從有限的財政支出里專門拿出經費,整合政府和社會資源,營造輿論導向,發動愛心企業單位積极參与,社會募捐的形式,向貧困宣戰,為學子圓夢。  (原標題:海南瓊中黎族苗族自治縣撥50萬助山區貧困生圓夢大學)
創作者介紹

木工

zk94zkxab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